搜索

陕西有色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陕ICP备1000485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西安

联系我们

——

www.yousergdkj.com

办公室:029-33739060
营销部:029-33738133

 

zhb@yousergdkj.com

 

陕西省西咸新区秦汉新城兰池大道中段

调整产业结构   建设千亿有色

打造光伏精品   奉献清洁能源

>
>
《给领导干部提个醒》: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给领导干部提个醒》: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浏览量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是一个历史典故。说是东汉时,有一年轻人名叫陈蕃。陈蕃自命不凡,一心只想干大事业。

一天,他的朋友薛勤来拜访他。薛勤见他独居的院内龌龊不堪,就对他说:“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

陈蕃回答说:“大丈夫处世,当扫天下,安事一屋?”薛勤当即反问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陈蕃无言以对。我这里引述这个故事,是想说,作为领导干部要治理国家、管理社会,首先,要正自己的家风,管好自己的家人。如果连自己的家风都不正,自己的家人都管不好,怎么能治理国家、管理社会?

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重视家风建设的传统。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从古人的这些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出,古人对于国家统治者和社会管理者,首先要求他们进行自我修养,成为仁德贤明的君主或清正廉洁的行政管理官吏,并管理好家庭,然后再去治理国家和社会。古人的这种思想在今天也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

的确,“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果领导干部连自己的配偶子女都不能管住管好,又如何能够担负起“治国,平天下”的历史使命呢?即使领导干部自身廉洁奉公,如果配偶子女严重违法乱纪,领导干部自己也难以挺直腰杆,其领导形象、执政形象也会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大打折扣。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

关心爱护自己的亲属子女是人之常情。但这种爱决不能是溺爱,而应该寓爱于严。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我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的家风好起来了,正起来了,就会带动党风纯洁,为社会风气的好转起积极作用。应该说,我们绝大多数领导干部是重视家风建设的,他们不仅严于律己,而且对自己的家属子女也能够做到高标准、严要求,在树立良好家风上为全社会做出了表率。比如刘伯承。

为了不让孩子有优越感,不去搞特殊化,刘伯承夫妇在自家的电话间里贴了一张“告示”:

“儿女们,这些电话是党和国家供你爸爸办公用的。你们的私事绝对不许用这些电话。假公济私是国民党的作风,不许带到我们家里来。”

这张告示,刘伯承的六个儿女都严格地遵守着。刘伯承的长孙降生时,他已年近八旬,听到喜讯非常高兴。但就是这样一个宝贝,刘伯承一家也严格要求,使他和人民大众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孩子在普通幼儿园长大,在普通学校读书,口袋里揣着汽车月票,脖子上挂着钥匙。

但是,也有一些领导干部的家风确实存在不少问题,有的甚至很严重,已逐步成为腐败的源头之一。

有的领导干部对子女的情况不过问、不教育,听之任之,不加约束,甚至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一味地装糊涂,在大是大非面前丧失原则立场;有的领导干部自身就不过硬,不但自己违法违纪,还纵容唆使子女胡作非为;还有的领导干部对子女的问题不是积极配合组织调查处理,而是百般包庇袒护,帮助开脱责任。

这些做法看似关爱子女,其实是坑害了子女。在对待子女的问题上,向来有两种不同的态度和方法:一种是注意培养子女的素质和能力,让子女树立崇高的理想信念,做一个自强不息,对社会、对国家有贡献的人;一种是为子女囤积大量的财富,让子女坐享其成。

古人云:“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为之计深远”,是要为孩子的长远发展负责。金山也有吃空的时候。吃空了金山,还谈什么长远发展?

事实上,一个人的长远发展,重要的不是金钱财富,而是他的素质和能力。林则徐有这样一段话:“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财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所以,他明确表态,不赞成给子孙留钱财。

不独林则徐,古今中外有识之士,对子女的未来发展都有智慧的识见。

比如,郑板桥。郑板桥是清朝官吏。他曾经在河南范县、山东潍县担任过知县。虽贵为知县,但他为政清廉,罢官归故里时,是“宦海归来两袖空,逢人卖竹画清风”。

郑板桥对子女的教育非常严格。他在外为官时,将儿子小宝留在乡下,由他的弟弟郑默代为抚养。他担心弟弟溺爱小宝,时常给弟弟写信,要求弟弟严格管教孩子。他在信中写道:“我52岁才生了这个儿子,哪有不爱的道理?但教更重于养。”

郑板桥在临终的时候,他把儿子小宝叫到床前,突然提出要吃儿子做的馒头,等小宝把馒头送到父亲病床前时,父亲已经过世了。在父亲的床头,小宝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天靠人靠祖宗,不算是好汉。”

比如,张闻天。1971年5月,中央决定恢复张闻天的原工资待遇。第二年6月,又决定发还他在北京的存款。对这件事,他一直对孩子守口如瓶。

1975年,儿子虹生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来看望他。他特意嘱咐有关同志,不要把自己补发工资的事告诉虹生。

有位同志知道虹生在新疆的生活很苦,又患有迁延性肝炎,就劝张闻天给虹生一部分钱,但张闻天没有这样做。他说:“这几年我吃闲饭,没做工作,很对不起党。将来我要把这笔钱作为党费,全部交给党组织。”

时隔一年,1976年7月1日,张闻天同志便在无锡逝世了。弥留之际,他再三叮嘱妻子刘英:“我死后,请替我把补发的工资和归还的冻结存款全部交给党组织,作为我最后的一次党费,千万不要留给孩子。”

刘英点头答应了他。但张闻天仍不放心,吃力地举起颤抖的手,比画着要刘英给他立个字据,签上名。见此情景,刘英泪流满面。她哽咽着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一定全部交给党。我们几十年的夫妻了,还要我立字据,难道你还信不过我?”

听了刘英的话,张闻天这才点了点头,表示放心了。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一章第一百三十六条规定:“党员领导干部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造成不良影响或者严重后果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对这些负面清单,党的领导干部一定要清楚。

《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规定:“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注重家庭、家教、家风,教育管理好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格执行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从业行为。禁止利用职权或影响力为家属亲友谋求特殊照顾,禁止领导干部家属亲友插手领导干部职权范围内的工作、插手人事安排。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对来自领导干部家属亲友的违规干预行为要坚决抵制,并将有关情况报告党组织。”

对这些要求,党的领导干部一定要牢记。